076结束(1 / 1)

修心的人正想着,头顶传来了呼呼的旋风。樊景琪被吹得睁不开眼睛。

狻猊兽影退去,任雪双脚落地,焦急道:“出事了!”

“什么?”

任雪拉过樊景琪的手,带着他往山下走去:“你看到秦云长了吗?”

“看到了,”樊景琪说,“刚刚他还带着我去拜访住持。”

任雪点头:“不知道耀明那厮做了什么,总之Y省魔气横生,吸引了不少怨灵。原本对付耀绝手下的那波人现在也被分去处理这事儿。”

“妈|的,他还有心情去运柴火。”任雪控制不住情绪,骂了句脏话。

樊景琪微怔,被任雪拖到寺庙门口。从逆行的人群中焦灼地等待着耀明。

樊景琪脑中过了一遍任雪刚刚的话。捋清思路说:“怎么确定是他做的?”

任雪掏出烟杆,当着僧人的面儿抽了起来:“因为降灵办的人处理时,发现了魔军的行踪。”

樊景琪明白了,若是耀绝所为,那么魔军没有必要出现。

任雪敛容道:“你还在相信他?”

樊景琪平静地说:“是啊,我们都相信他。”他朝任雪眨了眨眼睛,“对不对?”

任雪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对耀明的信任,咂舌道:“我们去找他对质。”

那名僧人终于忍耐不住,朝他们二人走了过来。

任雪把烟斗倒着一口,拉起樊景琪的胳膊便向山下走去。

樊景琪面带歉意,朝僧人点点头:“不好意思啦!”

“阿弥陀佛。”僧人无奈地念了声佛号。

任雪带着樊景琪来到山脚附近,那里零零星星的立着几座房屋,有些许修行拜佛的人住在此地。

二人来到最边上的屋子,两名穿着僧衣的和尚守在门口。他们见过任雪的脸,便行了个礼,让二人进入。

推开门便看到耀明一身黑衣,脸上布满水珠,衣服紧贴着肌肉轮廓,勾勒出完美身材。水盆歪歪斜斜躺倒在地。他抬头见到樊景琪,阴鸷的神情瞬间烟消散。

樊景琪不住笑道:“早上好。”接过耀明手中的毛巾帮他擦拭。

任雪质问道:“为何放出魔气?”

耀明充耳不闻,对着门口冷冷道:“我已经挑完了六十六捆柴火,现在该你告诉我方法了。”

话音刚落,住持道了一声“阿弥陀佛”,携两名弟子走了进来。

樊景琪和任雪的头顶不约而同地冒出问号,相互对视一眼,任雪低声道:“他什么时候在我们后面的!?”

樊景琪停下手,站到旁边,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做了什么交易。

住持双掌合十:“多谢施主救命之恩。”

耀明冷漠道:“不是为了你们,现在只需要告诉我要怎么做。”

住持笑道:“你自己已经找到了答案。”

耀明沉默片刻,说:“谢谢。”

任雪忍不住小声吐槽:“在讲禅吗这是。”

住持看向樊景琪,樊景琪理解地点点头,二人走到一旁。住持温和说:“还要和你道歉。”他看到樊景琪不解的表情,解释道:“云长虽看起来大大咧咧,但心思细腻。”

樊景琪点头:“秦大哥很照顾我们。”

住持说:“当年我与师兄年轻气盛时曾说过,要重建佛界。可金相轮已毁,若没几千年的积累,也无法建立。”

“既然在人界,那么就应维护人界的‘金相轮’。”住持道,“我们能做的,不过帮助二字。”

樊景琪点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主持笑了起来,“良缘难觅,自当珍惜。”

“阿弥陀佛”四字包含世间万千祝福,三人下了山。

黄妙怡带着墨镜依靠在越野车上,见到樊景琪的身影,激动地冲了过来。

“我的天!你是本人吗!”

樊景琪被她扑住,又被来回翻转一遍,他只觉得自己像是锅里的煎蛋:“是本人。”

诸葛宁双跟在黄妙怡的身后,道:“事不宜迟。”

“哦对对。”黄妙怡温柔地拉着樊景琪往车边走,全然忽视掉后面两名高大的身影。

诸葛宁双颇有些无奈,对耀明道:“多谢耀明兄分出魔元,帮我们争取时间。”

任雪愣住,耀明面无表情地从诸葛宁双身边经过。

几人坐在车中,黄妙怡脚踩油门,越野车瞬间飞射出去。

任雪犹豫地看向耀明,一阵诡异的气息在他二人之间传播。诸葛宁双跟着他们两个人坐在后面,被这强大的气场弄得哭笑不得,只好先开口问道:“耀明兄,你没有告诉他们吗?”

耀明看着窗外,漠然道:“没有必要。”

任雪头大了一圈,愤愤道:“这到底怎么回事!”

黄妙怡从后视镜看了耀明一眼,噘嘴道:“听孟局说,耀明把他的魔元分出一部分,散在Y省各地,迷惑了魔军。”

任雪惊讶:“对付耀绝岂不是很费力了?”

“他的魔元也不是完整的,”樊景琪说,“麻烦的是魔军,对吗?”

黄妙怡点了点头:“对,所以技术科制作了一种可以用来驱赶魔军的法器,等到日月交替之时,将它们送回龙井之中。”

“这么说来,景琪的女娲石也可以取回来了!”任雪说。

黄妙怡和诸葛宁双同时点头,大家都为此事长舒一口气。

汽车在道路上颠簸,众人提心吊胆。来时孟柔叮嘱过黄妙怡,此事关系重大且只有一次机会,只能成功不许失败。她的额头上布满汗水,纤细的双手牢牢握住方向盘,眼前只有前进的方向。诸葛宁双特意选了一条难行却近的山路,如果不出意外,只需要三个小时便能到达灵山。

黄妙怡深吸一口气,打开车载音乐,里面传来了高亢的男声:“向前进——!向前进——!”

樊景琪:“……”

黄妙怡换了个台:“风在吼!马在叫!”

诸葛宁双:“……”

黄妙怡不死心,再次戳下调台键:“云啊,你不要躲闪——”

任雪:“……”

任雪道:“还是不要听了吧。”

黄妙怡恼火得拍了一掌:“这不是我的品味!”

音乐被拍得七拧八扭,拉成长音,夹杂着刮挠金属的声音,折磨着车内众人的耳膜。

“什么鬼!”黄妙怡被吓了一跳,死命地摁着关机键,没有任何作用。

耀明喝道:“停车——!危险!”

黄妙怡下意识地踩住刹车,车前一道刺眼的白光冲了过来,车窗玻璃被砸个粉碎。

耀明迅速展开魔气,将车内所有的碎玻璃渣,借着破烂的窗口弹出去。登时细碎尖锐的利器刺在周围蠢蠢欲动的魔物身上,爆发吃痛的哀嚎。

耀明命道:“继续开!”

黄妙怡把心一横,用胳膊扫开方向盘上的碎渣,继续前进。

樊景琪从后视镜中看到一团巨大的黑雾正追在后方,还没来得及讲话,却听见黄妙怡尖叫一声。

塔邪骑着魔兽,手执长枪,自上往下横劈一刀。

越野车承受不住,分成两半,飞向山坡与崖底。樊景琪被甩到车门外,腾空在天上,直直地往崖底坠落。他眼冒金星,模糊瞧见远处一道红色兽影,周身充斥着火焰,将云彩染成粉色。

穷奇俯冲下来,用身体接住了往下坠落的樊景琪。耀明打了个呼哨,他单手抓在崖边,越野车的残躯在他头顶掉落到山崖下,摔成碎末。

穷奇爆出一声兽啼,冲到耀明身侧。樊景琪伸出手,示意他跳过来。

耀明双脚蹬在石壁上,猛力一弹,身体犹如矫健的黑豹,抓住了樊景琪的手臂。穷奇感受到背上的重量,脚踩祥云飞到上空,耀明借此助力再次弹起,轻巧的落在了樊景琪的背后。

塔邪未料到穷奇的出现,正要回身攻击时,却见侧面扑出金光。他一时躲闪不及,竟然被光击中,鲜血顿时从脸上喷出。

诸葛策手持落魂钟,腰上绑着一条尼龙绳,带着四人从高处跃下。他朝天边的樊景琪等人道:“快去灵山!这里有我们!”

“阿策!”樊景琪朝他摆了摆手,“谢谢你——!”

耀明驾着穷奇,带着樊景琪继续朝灵山的方向奔去。

黄妙怡头发散开,攒心钉护在身前,对塔邪冷笑道:“就这些吗?”

塔邪知晓自己已经中计,恼怒地大喝一声,率领着魔军冲了过去。

灵山。

秦云长趴在地上,空洞的双眼中映出同伴的尸体。

耀绝坐在龙井旁边专门为他而立的椅子上,翘起了二郎腿:“我在樊景琪的记忆中见过你。”尤幻臻站在耀绝的身后,内心毫无波动。

秦云长喃喃道:“杀了我吧。”

“杀你?”耀绝笑了起来,“不要妄自菲薄,你还是有点用的。”

尤幻臻上前,抬起缠着沾满血污的绷带的两只手,抓过秦云长的头发,淡茶色瞳仁中露出幽幽紫光。

秦云长迸发出全身的力量,抽出藏于袖中的匕首直直地刺了过去。

尤幻臻侧过头,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。

“为什么——!”秦云长疯狂大叫,“尤幻臻!你真的是疯了!畜生!”

耀绝失声笑了起来,站起身一脚踹开尤幻臻,用脚踩住秦云长的头,说:“人类还真是好笑,明明杀你同伴的是我,为什么要骂他?”

秦云长的指甲抠在泥地里,力气大到渗出血丝:“你这个牲口!”他把所有的脏话都骂了出来,而耀绝则点头听着,像是寻找到了新的乐趣。

尤幻臻拍了拍身上的土,淡淡道:“你杀了他吧。”

耀绝打了个响指,心魔开始啃食尤幻臻的心脏。

“咳咳!”尤幻臻痛苦地趴在地上,磕出鲜血。

耀绝嘲道:“真不该让你和那混沌相处,待久了你也学会了伪善。”他移开脚底,站在尤幻臻的身边,捏着他的下巴让他看着秦云长,“既然你这么善良,不如你来成全他,怎么样?”

尤幻臻痛不欲生,两只手抓着耀绝的手腕:“可……以,你先……解开心……魔!”

耀绝亲掉他眼角的泪珠,解开了对尤幻臻的折磨。

尤幻臻脱力的躺在地面,不住喘息。手指指端的纱布又变得湿润。

耀绝坐回椅子上,笑道:“动手吧。”

尤幻臻站起来,并拢五指,慢慢地走到秦云长的身边。突然,他转身一闪,站在耀绝的背后,九尾狐的尾巴伸出,挡下了偷袭。

耀明迅速收手,抬腿踹到尤幻臻的胸口,耀绝带着椅子一转,接住尤幻臻的身体,滑向一旁。

樊景琪从穷奇的背上跳了下来,赶忙跑到秦云长的身边,“对不起!秦大哥!我们来晚了!”

秦云长咬紧牙关,忍住激动的泪水,拍了拍樊景琪的手背:“正刚好。”

二人还没来得及叙旧一番,却见尤幻臻已经朝着他们的位置冲了过来。

穷奇四蹄落地,陡然变大,喷出火焰逼退了尤幻臻。

秦云长喘匀气息,小声道:“解印已经到了最后一步,等我念诵咒语时,你要接近龙井,取回女娲石。”

“可你的身体……”樊景琪十分不安。

秦云长摆摆手:“别忘记,师叔的话。”

樊景琪点了点头,将秦云长的身体倚靠在树上。秦云长深吸一口气,强打起精神:“开始吧。”说完,双手结印在胸前,他闭紧双眼,全神贯注念起咒语。

刹那间,龙井周围升起金色经文,如同链条一般冲入井中。

樊景琪放出定海珠,配合着佛印神威骤升。

耀绝看着面前气喘吁吁地耀明,不住笑道:“五弟,你还是太蠢了。为了救什么降灵办,要分开自己的魔元。若是完整的至纯魔元,说不定还能战胜我,如今,呵呵。”他扬起手,黑色魔气击在耀明身前,将他抽飞。

耀明喷出一口血,还没等站稳脚步,便又迎上一击。

“哈哈哈!”耀绝大笑道,“你果然是个废物!”

耀明从腰后抽出炙焰刀,用来抵挡。耀绝抓过他的手腕,反手一拧,耀明连忙用力抵挡。

炙焰刀尖刺入耀明的右胸口,红色的血珠冒了出来。

“就这样杀了你,真是便宜你了。”耀绝说。

“启——!”秦云长大喝一声。

定海珠神威突显,佛光照耀四方。耀明抓准时机,用膝盖顶开耀绝的位置,他捂住胸口,朝樊景琪看去。

樊景琪双脚悬浮,在龙井口前结印。

“尤幻臻——!”耀绝大喝一声。

尤幻臻喷出一口鲜血,倒在了樊景琪的脚边。

女娲石化作两条五彩巨蟒,争先冲出井口,变为两道斑斓护法缠在樊景琪的身上。

秦云长长舒一口气,完成了他的任务,昏了过去。

樊景琪额心红钻闪现,他和耀明对视一眼,默契丛生。

耀绝终于知道了自己被拖住,中了他们的计谋。一时怒急攻心,发出响彻天地的怒吼。

樊景琪唤出两条巨蟒,护在耀明身边,直直地朝耀绝攻去。

耀绝根本无法招架,他召出至纯魔元。耀明冷笑数声,用自己的至纯魔元加注在炙焰刀上,轻而易举地击飞了老魔尊的魔元。

耀绝吐出口中的污血,冷笑道:“既然如此。”他竟然转身朝樊景琪飞去。

耀明派出一条巨蟒去追,却被耀绝的另一颗魔元挡住。

“景琪——!”耀明大喝一声。

樊景琪召唤出定海珠,却为时已晚,正当危难当头,他的耳边捕捉到了一声轻语。

“景琪。”

尤幻臻的声音一出,樊景琪便意识到真正的他已经回来了。他站在原地,并没有躲开耀绝袭击的打算。

耀绝发狂地朝樊景琪笑着,指尖距离他的额头只有三厘米的距离,便堪堪停下。

樊景琪的眼中充满怜意。

耀绝低下头看着穿过自己胸口的手,那只手上的指甲全没有了。

噗地一声,那只手抽了出去。

耀绝踉跄地转过身,尤幻臻满脸泪水的望着他,恶狠狠道:“你去死吧,耀绝。”

“如果把你关起来,”耀绝勾起唇角,伸出手想去摸尤幻臻的脸,“就好了。”而还未触及之时,他的全身几近透明,最终散成光粉。

光粉消失,斑斓巨蟒变回女娲石回到樊景琪的身上。

耀明踉踉跄跄地从远处走向樊景琪的位置。

“收——!”

落魂钟的声音敲响,诸葛策等人已经赶来。

尘埃落定。

天地间所有的魔气被落魂钟卷成一道旋风,斜刮着冲入龙井。

两颗魔元落地,一颗沁着红丝的魔元被尤幻臻踢了一脚,撞在石头上,登时化为筛粉。

尤幻臻捡起那颗难看的魔元,轻笑道:“爱真的很可怕,能轻而易举地摧毁掉一个人不是吗。”

樊景琪看着他,老实说道:“可你心中不仅有爱,还有恨和后悔。”

尤幻臻收起魔元,擦去嘴角的血痕:“我会守在大地最边缘的位置,你需要的时候,我就会出现。”

樊景琪点点头:“谢谢你,幻臻。”

尤幻臻和樊景琪简单地拥抱了一下,变为九尾狐,消失在天际。

樊景琪转过身,耀明黑着脸望着他。

樊景琪笑道:“以后,我都在你眼前。”

天空紫芒闪过,千万情劫再次布下。

最新小说: 跟着大佬走上人生巅峰 斯文不败类 反派恋爱准则 魂穿异世:郡主不可以 摊牌了,我就是妇女之友 绝世弃妃:九爷求抱抱 爱情在上,婚姻在下 娇妻霸宠:权少情何以堪 失去 何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