细雨小说网 > 修真小说 > 娘娘吉祥 > 139不语佳人

139不语佳人(1 / 1)

    女子身上肮脏不堪,衣服凌乱破碎,顾婉卿让四姨娘去找一件她的衣衫过来,自己则坐在榻边,专心为女子把脉。

    女子受了些内伤,但并不严重,外伤虽多,也不致命,吃些药、休息时日当无大碍。女子昏睡不醒的主要原因,是多日未进食所致。

    顾婉卿也不急,找了盆清水,将手帕浸湿,小心且仔细地擦拭着女子的脸蛋,不多时,一张脸已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那张脸虽仍就红肿,可并未挡住其纯美的容颜,那是与封念茹完全不同的美丽,清新、可人。

    正要擦拭女子的脖子时,却见她忽然睁开眼睛,看见顾婉卿的刹那,她的瞳孔猛地一缩,身体“蹭”地坐起,转瞬间已退到床角。

    顾婉卿就那样拿着手帕,下意识地问她,“你醒啦?要吃点东西吗?”

    女子不说话,眼中仍就是戒备。

    正僵持着,四姨娘已推门而入,边走进来边说道,“衣服找来了,婉卿你看看这件可以吗?她身子比你瘦弱些,这件衣服应该可以穿。”

    进入室内,才发现那女子已然醒来,四姨娘惊喜道,“她醒来,我就说嘛,还是你有办法。”

    顾婉卿将帕子放到一旁,接过四姨娘递过来的衣服,又对她道,“我先让她梳洗沐浴,还要劳烦四姨娘为她做些粥米,她饿了太久,不宜吃生硬的食物。”

    四姨娘自然爽快答应,于是眨眼间,这屋中便又只剩下顾婉卿与女子二人。

    她既害怕自己,顾婉卿也不强迫她,只在院中为她烧了些热水,放到屋内沐浴的桶里,将换洗的衣衫挂在一边,径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多时,守在房门外的顾婉卿已听到房间内窸窣的声响,很快,便有水声从屋内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顾婉卿晾晒的草药,顾婉卿也不着急,一边为女子守着房门,一边不紧不慢地整理着药草,两人一里一外,互不相扰,倒也甚是和谐。

    正忙碌间,门外忽然响起一阵争执声,顾婉卿听出其中一人为顾青城,打开门的瞬间,果然见顾青城正挥着拳头,将一人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青城!住手!”顾婉卿唤道,随着这一声喊,顾青城已收回拳头,只是脸色仍就铁青。

    被打倒的那人抬起头来,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温然。此刻的他,再不复昔日的友善,看向顾青城的神情却是轻蔑和不屑,“我说错什么了吗?若不是因为令姐,你又怎会以探花之名大权在握?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顾婉卿心里便已了然,想来顾婉卿与左煦的种种,他到底也是听说了的。

    所谓书生意气,大体如是。安国重文轻武,温然作为文状元尚是从五品翰林院修撰,而顾青城以武探花之身便已成为正四品京兆尹,也难怪他会心有不甘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?”顾青城气得又挥起了拳头。“早知你是个白眼狼,你穷困潦倒时,我便该阻拦长姐借书于你!”

    顾婉卿轻轻摇头,阻止了二人毫无意义的争辩。“青城,累了一天,快回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她神色如常,拉着顾青城进屋,就好像方才二人的对话与她无半点关系。

    正要关门的刹那,温然的声音忽然响起,带着一种怜悯和惜叹,“顾姑娘,请听小生一言,以色侍君王,能得几时欢?还望姑娘三思而行。”

    即将合上的大门,就这样僵在原地,顾婉卿愣了愣,许久才反应过来温然说了什么,心中不免有些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谢谢!”顾婉卿笑言。此话一出,分明见温然一愣。

    她未放在心上,不代表顾青城也不在意。索性顾婉卿挡在门口,否则顾青城非得冲出去不可,“长姐,你就任他这样说你!”

    顾婉卿径自往前走去,忙碌了这一阵子,肚子已饿得咕咕叫,闻着厨房里的香味,禁不住道,“好香啊!”

    见四姨娘已端着饭菜往外走,顾婉卿忙接过来放在石桌上,身后,顾青城仍在喋喋不休,“不过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,竟也敢在长姐面前造次,若是换作当年,他连在长姐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!”

    顾青城总是如此,但凡有谁伤害了顾婉卿,他总像炸了锅一样,比伤在自己身上还难过。

    夹起一道菜塞进顾青城的嘴里,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,顾婉卿禁不住轻笑,“你也说是当年了。何况,你没发现,他方才在夸我吗?”

    安人美艳者众多,顾婉卿的容貌在安至多算清丽,着实排不上名号,他却说她以色侍人,未免抬举她了。

    “只长姐好脾气!”顾青城无奈叹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饭菜皆已上桌,顾婉卿留神听了听四姨娘房间里的动静,发现已无响动多时,她便走过去,敲了敲门,道,“出来吃饭吧!你久未进食,再熬下去,身子受不住的。”

    顾青城犹自诧异,四姨娘的门已被悄悄打开,女子一袭粉色交领襦裙翩然出现,说不出的娇俏可人。

    “哇!”发出这声感叹的是四姨娘,她连连感慨,“想不到我捡回来的姑娘还是个美妮子呢!”

    顾青城倒是半点不被美色所惑,他只是皱着眉,诧异道,“这是何人?”

    那女子仍就怯生生地看着众人,并不说话。好在经过了这阵子,她似乎已对顾婉卿不再戒备,任由顾婉卿拉着她坐在饭桌前。

    顾婉卿为她盛了一碗粥米,便见她接过碗筷,冲顾婉卿微微颔首,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显然也是饿坏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贵姓?怎么会沦落至此?家中可还有什么人吗?”不等女子吃饭,四姨娘已忙不迭地发问。她们对她一无所知,自然会好奇。

    女子拿着碗筷的手分明顿了顿,却不敢看众人,仍就埋头苦吃。

    顾青城忍不住埋怨,“娘,你胆子倒也大,什么人都敢往家里领,万一此人心存不轨,你怎么向长姐交代?”

    四姨娘自是不服,“不过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而已,能不轨到哪去?你堂堂男子汉,怎如此谨小慎微?”

    “可是长姐的身份……”顾青城仍欲辩白。

    顾婉卿笑了笑,在桌下拉了拉他的衣袖,他这才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有什么可争的呢?世间之事,本就是防不胜防的,难道因为担心有人在水里下毒,今生便不再喝水了吗?

    直到吃完饭,那女子仍未置一词,然而她却礼数周全,知道跪地叩谢顾婉卿及四姨娘恩德,可见也是出身大户之家。

    她既不愿说,顾婉卿也不欲强迫她,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,这本是无可厚非的。

    她只道,“顾家向来随意,你可任意去留,我们不会干涉,只有一点,你若真要走,请务必告知我们,别让我们担心。”

    女子点了点头,眼中忽然多了一点别的什么。

    宅子里又多出来一个人来,顾婉卿闲置的书房自然便有了用武之地,日日与书卷为伍,夜夜伴书香入眠,顾婉卿倒也自得其乐。

    这日吃罢早膳,正要出门,那女子忽然出现在顾婉卿的后面,睁着好看的杏眼,带着期盼看向顾婉卿。

    顾婉卿便笑,“丫头,你要跟我去医馆吗?”她不肯告诉众人她的名字,顾婉卿便一直这样唤她。

    女子重重的点头。她的伤早已无碍,身子也被顾婉卿养得红润健康,整个人越发水灵灵的。

    医馆如今只顾婉卿自己一人照看,到底还缺个帮手,她愿意陪自己,顾婉卿也甚是高兴。

    沿途路过街市,看到泥人、糖葫芦,顾婉卿甚至还抽空买了几个,一股脑地塞给女子,不知为何,对于这个孩子,她总是想要给予格外的疼爱。

    她会让顾婉卿回忆起当年的顾清夕,干净而纯粹。如果当年的顾清夕所表现出来的样子都不是假的,便好了。

    赶到医馆时,门口已经等了几个人。

    顾婉卿微微诧异,平时来她这里的,大多都是贫苦之人,而眼前这三人,衣着得体华丽,发髻精致,显然出身显贵之家。

    “几位姑娘是来看病的?”顾婉卿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顾婉卿的声音,三人纷纷回过头来,见到她,分明面露惊喜,“顾姑娘,别来无恙,不知姑娘可还记得我们?”

    自然是记得的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之前,她与她们才在封念茹的园子里接触过,若顾婉卿记得不错,其中一人便是得自己救治的许鸢,而另外两人是她的好友,具体叫什么,倒是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许姑娘身子可大好了?”顾婉卿问道。

    顾婉卿能记得自己,似乎让许鸢颇为兴奋,“多谢姑娘出手相救,如今,我已无大碍,此番带两个朋友过来,就是一道来谢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沈明华,这位是谢春雨。”许鸢一一介绍道。

    这两个名字,顾婉卿并不陌生,那日在院中,可以听得出她们急切的入宫之意,而如今无事献殷勤,怕也不只是道谢这般简单。

    她们终究还是太年轻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!”顾婉卿婉拒道,“我本为医者,救死扶伤是天职,何况我已拿了酬劳,不需要额外言谢。”

最新小说: 我的绝美前妻 妃倾天下:嫡女荣华 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 丹道宗师 九死丹神诀 宝鉴 女神的妖孽保安 都市之最强战龙 花都兵王赵东 超级保安赵东